我的 22 岁:背道而驰

写在我的 23 岁。

十几岁的时候,总觉得人生望眼欲穿,没什么大不了的。回顾这几年,尽管路途曲折,但确实如此。我依然一如既往地不快乐,我不解谓何。

反思许久,我给不了自己答案。

突然「发现」的北漂

2021 年初立下的两个 Flag 都实现了,它们每一个的单独实现只会让我感觉更好,但二者的同时实现的叠加后果让我非常痛苦,所以我的整个 22 岁过得糟糕透了。我知道这是一种错误的归因,但我仍然坚持如此形容,它是最贴切不过的了。

北漂是立下的两个 Flag 之一,也是其中唯一可以公开谈论的。

去年差不多这个时候恰逢毕业,结束了在家 Remote 的养老生活,把一手写起来的项目移交给同事,提桶跑路来了北京。也许是和多数人看待问题的方式不一样,北京对我来说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。

换一个地方骑电动车、坐地铁、吃麦当劳(现在的经济实力甚至吃得起肯德基)没有任何区别。而 Remote 时日夜颠倒的生活作息终于被固定的上班时间强制纠正,日子过得像往常一样很滋润,所以很长时间内,都没有注意到北漂这个惨兮兮的词汇是用来形容我的。

一百个为什么构建一个复杂的我

一切直到两个 Flag 都被实现,北漂是主动实现的,而另一个 Flag 不是。

我很少宽泛地问为什么。

我没有在 22 岁问上十万个为什么,但至少问了一百个毫无意义、只有「为什么」、永远不会知道答案的为什么。

也因此在衍生的事情上,讲了这辈子最多的对不起。我想我以后很难再问这么多为什么,不会、也没有机会对着“速效救心药”(并不是真的药)说上数不清的对不起。

但需要承认,在这件事情上,我没有妥善处理。

人真的会因为精神上的巨大压力产生生理上的痛苦。

也许我只是和以前一样,荒谬地贪心;也许正如别人所说,我想要的,非常奢侈。

重新思考

似乎是重新读了书以后就不怎么思考了,也许是以前没有意义的思考或者争论太多,也许是在学校的养老生活真的太安逸,也许是思考不能给我带来直接的收益。

这样做的正面和负面影响都十分清晰,而直接的坏处则是:我已经一年多没有内容输出或者更新博客了,需要赶在 Deadline 的最后一晚通宵写完这篇文章。

有人洋洋洒洒和我讲了一大堆我应该思考,我不太苟同他的理由。但最近被逼着思考了以后,很久没有用过的脑袋确实灵光很多。

仅有一条评论
    地瓜
    2022 年 06 月 30 日 15:34 回复

    牛逼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