选择适合个人开发者的 Kubernetes 廉价集群方案

最近钻研了一段 Kubernetes,对它的直观感受就是上手成本昂贵,选择复杂多样。现成的 Kubernetes 集群价格十分昂贵,选择 Docker Desktop 和 MicroK8s 等本机部署方案难以感受到 Kubernetes 所能带来的集群健壮性,而部署 Kubernetes 集群对节点配置又有所要求。

即使是自称适用于 IoT 设备的 Lightweight Kubernetes 发行版 k3s,在 512 MB 内存的服务器上也处于完全不可用的状态。这意味着无法像运行 Web 服务器一样,用很低的配置就可以部署一个 Kubernetes 应用。对于个人开发者而言,拥有一个 Production Ready 的 Kubernetes 集群,托管方案实在成本过高。如果没有 SLA 要求,完全可以通过购置低价服务器,部署一个简易集群来压缩成本。

阅读文章的剩余部分

使用 Drone CI 部署私有 DevOps 环境

Drone CI 是一款开源持续集成工具,相较 Jenkins 提供了简易的部署方法和轻量级的功能,结合 Git 服务器可以在性能较低的单机环境下部署私有 DevOps 环境,支持公有云自动缩放(Amazon EC2,Google Cloud,Digital Ocean 等),对于小型团队或个人来说是一种不错的选择。

Drone CI 的官方文档中指出,基于网络复杂性的考虑,在单机运行 Drone CI 与 Gitea 是不受支持的,而实际上 Gitea、Drone CI、Drone Runner 是可以部署在同一台机器上。

阅读文章的剩余部分

不在秩序中的人

自打三月滚回到了家里,如今已经在家穷忙半年了,而我对外称之为“现充”。

这半年过的好坏参半,支撑我活下来的源泉就是:不时天上掉钱。尽管每天都嚷嚷着穷的揭不开锅,但我还真从来舍不得饿到自己。

十六岁的时候我说想要以后的生活声色犬马,如今看来在二十岁前的这几年也算对得起这唯一的一份期望:普通人二十岁前能体验到的生活都体验了个七七八八。以前总觉得自己不太努力,并不尽然吧。尽管身边有人深陷豪门纠纷,有人融资融了几百万,有人找家里要了钱准备开店,有人已经开始着手买婚房开宝马,有人挣扎着想入伍,有人放弃好的入伍晋升机会跑去读高五,有人活生生把良好的家境活成身穷志残,而我仅仅是从社会滚回学校养老,打架酗酒蹦迪把妹捧保温杯。

我十几岁,我好得很。

阅读文章的剩余部分

夏天的野兽

在直面灵魂深处的一次拷问后,我所坚信,所践行的生存准则产生了自相矛盾的问题。

第一

在家挂了两次科目二以后,我跑到上海来玩了一圈,美名其曰毕业旅行。

阅读文章的剩余部分

Ubuntu 中所包含的 Snap 为我们解决了什么问题?

在过去,想发布一个 Linux 应用程序会带来很多问题:

  • 程序文件遍布整个系统
  • 需要复杂的代码来管理安装与更新
  • 操作不是事务性的(如果操作失败,对系统的影响仍然会保留)

如今,在 Ubuntu 中已经提供了解决这些问题的方案,这就是 Snap 与 Snapcraft(https://snapcraft.io/)。它可以提高应用程序的发布频率,支持订阅渠道来控制用户风险级别(例如用户可以订阅测试版),即使发布更新失败也不需要用户参与。

Snap 同时也伴随着一些问题:

  • 理论上支持安装到任何操作系统,但目前还不支持 CentOS
  • 服务端是闭源的,需要通过 Snap 应用商店来发布你的应用,你无法运行一个私有的软件源

而 Ubuntu 自 16.04 版本开始内置了 Snap 应用程序,如果今天想发布一个 Linux 下的应用,Snap 可以算是一个还不错的方案。

阅读文章的剩余部分